中 四
国 季
博 出
学 版
出 社
处处惹尘埃
处处惹尘埃
产品详情

序一 老骥伏枥志未休

我非常敬重中国工程院院士朵英贤先生,更是久仰“枪王”的大名。

我和他相识在人生的夕阳之年,却一见如故,真正应了那句话:“相见恨晚”!

人与人的“如故”,大概是因为有相似的故事——“故”的经历,“故”的背景,“故”的志趣,“故”的事件,甚至是“故”人,都是共忆的理由;素昧平生,却能越过陌生直达熟悉,知己知彼。

我们的相识缘于相互仰慕后的一席长谈,更是缘于这本书。通过交谈、通过他的笔,我知道我们有相似的生活经历,迈过漫漫人生旅途,渡过悠悠岁月长河,我们似乎同时登上了遥遥彼岸。因此,我们才彼此视为“故人”。

作为中国兵器行业的翘楚人物,朵先生真的普通、朴素、谦逊、温和,用时髦的话说:低调!无论如何,他似乎和“枪”都沾不上边。

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科学家,才让人相信:只有那些默默工作且执着于理想的人,才是我们国家真正的脊梁。

从他那赋予浓郁感情色彩的文字中,我们看到,他出身贫寒的农村,遭遇坎坷,屡屡不幸;但却一直有自己的梦想、坚韧不拔的意志,从小热爱知识,使得他孜孜以求,努力攀登……

他经历了中国知识分子共有的“苦难的历程”,当然有其独特的一面。

其实最让我感触最深的是那荒唐的“文革”时期,妻子被抓进监狱,他被下放,一个大男人,既要劳动,还要带孩子……处境的艰窘,无以复加。可是,就在这样的境况下,他还会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识来提高劳动的效率:比如说看锅炉、拉粪车,他都会对锅炉和粪车进行改进,或节约,或省力……这就是一个科技工作者成为科学家的质量,就是创造力。或者说这是他的本性。

做这些,其实还缘于一个内在的潜质:就是他的执着和他对科学的热情,如果一个人,任何苦难的遭遇——妻离子散、屈辱蒙身,都不能打败他,那么他不成功,天理难容。

这样的遭际,是笔墨难以尽述的,可是,他却沾着血泪写出来了。这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呼唤。

相信这样一本书,让读者尤其是年轻的读者,通过老一代知识分子的命运,了解那个时代,了解他们的内心和追求,学习他们勇于奉献自己、不计较小我、九死而不悔的执着,意义非常;尤其是在物欲横流的当下,激浊扬清,就更加难能可贵了。

如今朵老已经八十高龄,却精神矍铄、意气风发,丝毫不亚于年轻人;为了中国的兵工事业,依然在辛苦劳碌,作为同龄人,我深深佩服。

媒介一直称他为“中国枪王”,他却一直拒绝这样的赞誉。其实,通过这本书,你就能知道,他当之无愧。

现在的世界仍在动荡中,并没有天下太平,国外势力还在阻扰我们祖国的发展,远不到刀枪入库、马放南山的时候。因此,我们的“枪王”,也还不能高枕无忧,他那睿智的头脑,还需要继续崩放智慧的火花,用以加固祖国的长城。    

来日方长,老兄,继续跃马扬鞭吧!

承蒙朵院士嘱我为他的这本回忆录作序,深感荣幸。不揣庸愚,做此短文,聊表心意。

程树榛  

2011122日于北京  

(作者系著名作家、《人民文学》杂志原主编)

在线客服
 
 
 工作时间
周一至周五 :9:00-23:00
周六至周日 :9:00-23:00
 联系方式
王经理:00852-66748311
邮箱:1479603394@qq.com